写给母亲的信

发布时间:2016-10-28 浏览量:

写给母亲的信
--谨以此文缅怀母亲
 
妈妈:
       五年了,不知您还记得远在西安的女儿不?虽然至今很少回去看望您,但对您的思念却从未间断过。
       每天乘车上下班的途中,思绪飘飞时总会不由自主地想起您,想起曾经和您在一起的日子。可是一想到再没有机会当面叫您一声“妈妈”时,残忍的事实总让我禁不住泪水涌动。尊前慈母在,浪子不觉寒……世上那个最疼我的人去了,永远的去了!妈妈,五年了!您不知道我多想依偎在您身边,告诉您:妈妈,我很想您。
       尽管宁夏老家那套房子还按五年前的模样为您保留着,尽管姐弟们多次邀请我回家和他们一起过年,但是随着您的离去,也带走了我对那曾经无比熟悉、温暖的家的向往。从2006年父亲身患重病到2009年您意外得病,再到2011年西行送别您,六年间的多次往返和争扎,那700多公里路程对我来说充满痛苦和煎熬,实在不想在呜呜的鸣笛声中重游那段记忆。
       妈妈,原谅我没有常去看望您。
       小时候关于父亲的记忆是模糊和遥远的,更多的是您带着我们一起忙碌的画面。在那片沙雪肆舞之地,您带着我们由开春盼望到立冬,盼望着春节临近,盼望着父亲回家的脚步。您曾轻描淡写地讲述过1977年的夏天,您一手抱着两岁的我、一手拉着四岁的二姐,肩上还扛着半袋子大米,乘火车、挤汽车,千里迢迢去看望父亲的经历。我无法想象您是怎样做到的,那随身的行李又是怎样安置的?但是我能想象到您沉重的身影在那拥挤的人流中艰难移动的情景,我好心痛!养儿方知娘辛苦,在那样一个通讯不发达的年代里,您既要上班,还要照顾四个孩子,二十多年是怎样一天天地扛过来的。
       妈妈,您独自带大我们真不容易!
       家里的孩子多,父亲的工资有一部分要寄往河北老家,因此每到月底您就手头告急,生活计划常常要等到下个月发工资时再作安排。日子虽然略有拮据,但您从不亏待我们,每月该给的零花钱总是按时按份给着,而您也总是想着法儿改善我们的生活:春天拌野菜、蒸槐花、煮蚕豆;夏天烙菜盒、煮玉米、炸小鱼;秋天做西瓜酱、晒果干、腌小菜;冬天做羊杂碎、酿醪糟、炒瓜子。记得小时候我们经常围着家中那口黑亮亮的大铁炉,盯着炉上热气腾腾、滋滋作响的锅具,抢食着您做给我们的各种美味。
       妈妈,感谢您给了我一个快乐温暖的童年。
       儿女是父母的心头肉。参加工作后的第一个春节,您不放心让我一个人独自上路,跟同事邻居四处打听、寻访了大半个县城,总算找到了一位也要返程的姐姐,您带着我特意拜访了姐姐和她的家人,让我和她一起结伴回西安……您总是毫不掩饰对我的疼爱,每年春节回家,总把家中好吃的留到我回来吃,把饭桌上最可口的菜肴往我碗里夹。而每次返程,又瓶瓶罐罐地给我装上各种吃的,亲自把我送到车站目送我离去。离别是黯然的,每当火车启动看着您失落的身影,便不由自主地想到朱自清的《背影》。我的离去不仅掏空了家中储备的年食,也掏走了您那短暂的欢愉。
        妈妈,您给我的爱我无以回报!
        生活给了您太多的苦难。您出生时是家中的头胎女,姥爷工作收入又高,一直过着优越的城里生活。在您十多岁时,因为成份问题姥爷被革职改造,您和姥姥被迫流放到农村。很快,家庭变故让姥姥身体抱恙,双腿不能下地行走。至此,生活的担子和劳作的艰辛就再也没离开过您。生产队上起早贪黑地劳动,成家后独自养育儿女,招工后又城乡两处奔波,照料年老的双亲、幼小的外孙、患病的父亲,您的青春燃尽在这漫漫岁月中。都以为操劳大半生的您安详地送走父亲后,可以喘口气好好地安排自己的晚年生活时,却晴天一声霹雳,突然传来了您得病的噩耗!
        妈妈,生活待您太不公平了。
        您的手术难度大,伤及脏器多,医生用一串冰冷的数字告诉了我们手术的危险。为了那一线生机,我们瞒着您同意了手术。在医院陪伴您的日夜,目睹着伤痛对您的折磨,我们束手无策! 30多个痛楚、无助、忐忑和期望夹杂着日子里,您一次次地带给了我们惊喜,一次次坚强地从死亡线上挣扎回来。我们甚至幻想着您会突破医生的断言,再次创造生命奇迹!怎料术后一年,恢复良好的您身体急转直下,第二次手术也没能将您挽留。您忍着病痛和我们一起过了春节,提出要终止药物和体液供给,您不想再这样无意义地拖累儿女了。母别子,子别母,白日无光哭声苦……七天后,拒绝进食的您平静地离开了我们。
        妈妈,我不想放您走,却不得不松开您的手。
       人生最大的悲哀莫过于“子欲养而亲不待”。年青的您还没来得及好好享受生活时,就带着对这个世界的无限留恋匆匆地离开了我们!对您,我有太多的自责和遗憾。我责怪自己年少时的娇气任性,成家后的疏忽怠慢。责怪自己没有腾出时间好好陪陪您,没有把最好的自己呈现给您。妈妈,如果来生我们还能在一起,我要当您的姐姐,呵护着您一起长大,牵着您的手一起变老,栉风沐雨共同撑起生活的天空,用一生的爱回报您对我一世的付出!写到此,我已禁不住热泪涟涟……十月胎恩重,三生报答轻。这空洞乏力的文字怎能言尽我那深深的思念和遗憾呢?
       妈妈,此刻只愿您在另一个世界一切安好。
     此致
敬礼
                                                                                                          女儿:秦怡
 
                                                                                                           党群  秦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