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家书

发布时间:2016-12-05 浏览量:

亲爱的小老头儿:
       展信快乐!
       前几天刚刚立夏,气温就蹭蹭蹭地往上窜。记得小时候我自以为“夏至”才代表着“夏天到了”,而你在多次解释后发现我还是分不清“夏至”和“立夏”的区别,就索性把二十四节气的口诀一股脑儿地都教给我背,每天晚饭后背一次,背过了就能和小伙伴去院子里撒欢儿,背不过就在家里“禁足”。其实所谓的“禁足”就代表着能陪你看电视,你总笑着说我“狗看星星一片明”,而我只需要负责把蒙牛雪糕递在你手里,没准儿你心情好了,还想喝上一杯可乐呢。
        那时你每天骑车去市政府上班,任《经济观察》杂志的总编辑。工作时你是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更多的时候你更愿意与你的笔杆子交流。是啊,它陪你辗转湖南、新疆、河南、北京、广西、陕西……的那么多个日日夜夜,一溜儿地转了小半个中国,你怎能不对它情有独钟?你的文采让我钦佩,从小被家人送去私塾的你熟读古诗三百首、四大名著更不知看了多少遍,出口成章,使我们整个家都浸在浓浓的书香味儿中,更使我耳目濡染地对文学从好奇变成热爱。你那么爱看书,偏偏把书柜放在我的卧室。虽然你没说,但我明白你一定知道我偷偷翻了你书柜里的多少书,从《白鹿原》到《红与黑》、从《废都》到《傲慢与偏见》……现在想想,那一定都是你的“别有用心”。对于你主编的《经济观察》里的内容,我大多一知半解,但只要看到你的笔名“余聿”出现在标题旁,我就能抱着杂志看一下午。文字能带给人的感觉真奇妙啊,好比我们每个人的名字,即便排列组合的次序一样造就出相同的姓名,但不一样的人生却有万千种。
       最近我开始关注厨艺,起初只是喜欢看网上的做菜视频,后来也跃跃欲试地想要实战一番;于是那天一狠心买了两颗贵贵的牛油果,计划回来做牛油果鸡蛋沙拉,可当我几天后做好一切准备时发现牛油果已经坏了,爸爸笑我说一看就是不诚心想要做菜的人,否则一回家第一件事儿准是进厨房了,哪会等到把菜放坏?说来这方面老爸绝对是遗传了你啊,你们俩为了争着谁下厨还能吵起来的画面现在想来依旧清晰。   俗话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你和老爸都挺倔的,所以每当你们俩闹矛盾,奶奶和妈妈当然各站一队,这时候我的角色就很关键了,不但要兼顾你们各自的感受,更不能否认你们俩的功劳。不过好在你们俩每次争吵的结果都是满满的一桌子美味,我们其乐融融坐在一起吃饭的时光,简直是千金不换呐。所以说,想要学做菜,最好的方法大概只能是进厨房拿起菜刀与食材和调料为伍,把做菜当乐趣,才能不厌其烦、把美味融入生活。
       给你写信的这会儿,被爸妈叫着去帮忙了。今天趁着天气不错,我们把家里的厚被褥统统换成了准备过夏的薄被子,奶奶还一边念叨,往年总担心换早了怕你冷,今年倒是省心不少。你生病的日子里腿脚不便离不开人,又有点娇气,总是希望全家人围着你。我们白天要上班,照顾你的重任就全放在奶奶身上,爸妈能请假就请假,一回家就忙前忙后地照顾你,晚上你闹腾睡不着觉爸爸就陪你聊天;白天还要调整心态,收起满脸的疲惫去上课,想想就心疼。奶奶年纪也大,我不止一次提议请个保姆,但全家人都心知肚明,再好的保姆也不会比家人照顾得好,也就作罢。人说老伴就是老了有个伴,你走后奶奶开始频繁地找老邻居聊天,有时候一聊聊个一下午,到晚饭了我才把她叫回来。白天她对着空荡荡的房子一个人肯定呆不住,索性随她去吧,只要她平安快乐就好。人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现在看她就像小时候在院子里玩的不想回家的我。奶奶陪你那么多年,剩下的日子有我们继续陪她,你就放心吧。
       小老头儿,没有你的第一个夏天很不习惯,任何事情拐个弯总能让我想起一段话:“失去一个人,每一支蜡烛、每一段祷告,都不能改变这个事实。你仅有的只是忍受那个你在意的人曾在你心里居住的地方变成一个空洞。”而人生,不就是这样带着不可磨灭的伤、一步步接近明天的吗?
       对了,我现在很喜欢的一个作家叫做“陶立夏”,很偶然地发现她的文字能给我带来安宁和平静,但又不乏清晰理智的逻辑线条。能写出“对你没有奢求,所以我从来都自由”,也能写出“没有天涯海角,却有咫尺天涯”,我给朋友形容她是“婉约中带点洒脱”的女子,这样的人难免令人心生羡慕啊。今年立夏,大家都祝她生日快乐,这么一想,我似乎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去查一查“陶立夏”究竟是她的真名还是笔名,但我至少可以确定,“立夏”是二十四节气中的第七个节气,表示孟夏时节的正式开始。
        小老头儿,立夏快乐!
        念安。
 
 
                                                                                            怀念您的孙女
                                                                                            乙未年四月一日
                                                                                           有色陕建 徐曼恬 

上一篇:致女儿的信
下一篇:有色建设者